lilith

火车站

来自真真 @夜彻
汪闪文艺片【误
又名:狗和波司登羽绒服/暖男汪酱/不要和幸运E一起走

大学生部活,去东北参加活动。闪闪(主唱)到处浪跟丢迷路,负责拎包的小跟班(导盲犬)汪酱也跟着一起迷失。因为行李是汪酱拎所以在火车站被全偷了。没钱也没证件,二人只能街头卖艺(主要是汪酱卖,闪闪卖脸)。住青年旅社,身上的衣服一半是大妈友情资助一半是地摊淘来的。
青年旅社的深夜,汪酱爬床(毕竟胶囊床,整个被挤在闪闪身上)。因为半个月的卖艺生涯全因为闪闪浪,打算干他一票回本。总之二人一来二去成为了炮友关系,有点暧昧那种。
某日,二人上了都市新闻。全程是汪酱负责发言和哭穷,但一言不发抄手冷笑的闪闪却上了版面。二人最后得到了实诚东北市民的帮助,得到了捐款并补办了证件。大少因为珍藏手办销量内裤没了就非常气,汪酱睡服了他两人启程回家。
然后汪酱当然是卧铺上负责叫醒闪闪下中转站的那个人 (捐款买不起飞机票)。因为不可说的操作故障下错站,二人来到西安地铁站。
闪闪迷迷糊糊的一觉醒来,身在西安地铁站的铁长凳上,靠着汪酱的肩。 凌晨两点的地铁站,北方的风灌了进来,又涩又冷。汪酱叼着烟屁股默默的抽,一言不发。
“我们这他妈的是在哪儿?”闪闪揉了揉眼,身上还有一点从梦乡带来的暖意。
“呵,老子哪里知道。”那狗狠狠抽了口烟尾巴,平淡地回他。
闪闪还没真正睡醒,他看了看周围,石柱下一个裹着黑心棉被褥的老太冲这个漂亮的年轻人笑了笑,露出一口黑牙。
他刚想说话,还温暖着的,狗的波司登亮蓝色羽绒服就盖了下来 “你先睡吧。”
“…哦。”闪闪迷糊着应了一声,在狗的肩膀上扭了扭头,没多想就睡着了。
第二日, 闪闪慢而珍重地嚼着一块口香糖,然后一扬手,用帝王般的姿态接过了狗递上来的一碗羊杂汤。 “草,你是要辣死我 ” 他的手一抖,汤就撒出来了一点,落在污浊的水泥地上。闪闪探出金贵的舌头,不断地呵着白气。 “呋…你不懂,这玩意儿就得这样才能吃。谁知道这里面搁的是什么肉。”库丘林叼着烟,用老练的口吻说到。他的右腿迅速而不自知地抖动着,像一条机警的猎犬。
闪闪闻言没吭声,看着油光光的,撒满了香菜的汤面,也不知是想了什么,而后没什么怨言地仰头一口闷了下去。
“我们还剩几个钱?”羊汤给他的脸颊带来了一点红霞,此刻的他看上去远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好接近了。狗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回到,“二十五”。
“我操你二大爷。”
“得了吧,你现在就是想操我都找不到地儿睡”
“吉他呢?”“丢了。个没屁眼儿的东西,连他妈乐器都偷,急着给亲妈上坟呢吧。”
闪闪没接着骂下去,他比半个月前似乎懂事了很多。想了想,他从食指上褪下了一个看上去挺俗的戒指。
“二十岁的时候恩奇都送我的。算了,你拿去…不,你跟着我,我拿去当了。”

接下来可以是:
闪闪拿五块预算去网吧联系网友救援后的二三事;或者二人去酒吧卖唱什么的.
【反正有汪酱在人生就会充满挑战

评论(2)

热度(31)

  1. 夜彻lilith 转载了此文字
    yeah